New York City Episode Series
Week 1 流水账

离开Florida,踏进NYC。阿焦和小胡来接的我,好久不见,俩男同学都胖了。小胡依然灿烂,就像当天纽约的阳光。前一晚为了不误机,基本没有入睡,我是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的JFK。说好与阿恺一同到法拉盛搓一顿午茶,味道很地道,就像曾经在深圳吃过的下午茶。来到这儿,也许是因为我睡眠不好,开篇稍有小许不顺。停车过线,吃了罚单,第一笔消费115刀,还是挺心疼的。抱歉的是,期间因为我的失误,拿错一次箱子,让阿焦又返回了一次JFK。

我们先去了Queens,看了眼阿恺的小屋,顺道借了卫生间一用。回Newport的路上,我是一直睡着的,没有看一眼曼哈顿的繁华。倒是快过荷兰隧道的时候,我睁眼看到了满是车辆的路况。阿焦开了一路,应该是累坏了。到了Avalon Cove,见了新室友夫妇, 随意地安顿一下,我就迫不及待地去探索这个新地方。就像是一次探险,我要在这儿度过接下来的俩月。

打球这事儿在一夜未合眼的情形下,一定是不那么顺利的。左膝依然有痛楚,戴上了护膝,只能悠着点儿了。阿Jo在晚饭点就这样出现在小区门口,接上车来,一行五人就这样奔向我来纽约的第一顿晚饭。吃的日料。对,日料,我在接下来的几天,吃的一直是日料,包括后来阿Jo带我去的那家Path边的日本店。

上班第一天,下着漂泊大雨,我一身湿透地来到公司。第一天工作,我的导师请假没来,于是我坐了一上午,帮着David邻座儿的张老师随意翻译了些内容。工作地点就在华尔街地段中心,出门儿右拐,走两步就是铜牛。两家姓叶的中式餐馆成了我第一周的主要就餐地点。盖饭,让我想起了男孩餐厅的小炒肉。小炒肉的价格相当于一刀一份儿,要是在这个地段,一定大受欢迎。

David是个既实在又靠谱儿的Mentor,刚来第一周,大致只有我一个人,他给我布置了一些翻译,外加一些手头工作。对于实习的内容,David基本是有问必答,有着非常广阔的知识面。这样的学习交流,真是非常酷的事儿。

银行的氛围对我有了许多约束,让我渐渐收起自己的平日的自由成性,开始慢慢反思自己在这里的价值。一周的时间,我已经进入状态。实习几天后,来了个普渡的会计本科生,小伙子喜欢玩儿游戏看美剧,还算有些共同话题,只是之后请起假来异常凶狠,基本只能在下午或者隔天遇见。

纽约还是个充满情调和浪漫的地方,很幸运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,还能有好朋友。

第一周的周末,阿Jo先带我逛了下NYU,她的母校。我们先是去了家叫the Grey Dog的咖啡店,小店坐落在Univ Place,人气爆棚,我们去晚了一点,错过了下午茶时间,只好点了美式的大汉堡和墨西哥的Fajita。缺接着是Washington Square,以及边上的大拱门。这儿据说是NYU学子平日集散淡比的地儿,还连带着承担了毕业照背景的责任。那天适逢一个光膀子肌肉黑哥们儿在那儿Solo,我们就看了场现场人飞人的秀。忘了这是我在纽约第几次凑这样的热闹了,反正很多次。NYU的图书馆很酷的样子,地砖呢黑白相间,玻璃的花纹如图水滴四散开来。阿Jo为了开了张不能使用WIFI的 Guest ID ,就为了进去溜一圈儿。缺一个杯子,于是我就自作主张地去了NYU的bookstore,这也是我最爱逛的地儿,一个冰箱贴嘛。买了个NYU Dad的水杯,成功占便宜。阿Jo还是老样子,冒冒失失的,这姑娘过马路的时候吧,好了不提了。

小师妹带我走了一遍Chelsea的High Line,一个建在艺术区的空中花园。我们一直走啊走,在小雨中走到了30街,又走了回来。两边的躺椅上躺着各路奇怪的游客,还有穿着比基尼晒太阳的姑娘。从二楼看出去,废弃的工厂,涂鸦的墙面,街道上打着伞的行人,以及钢筋丛林中的一抹绿色。我意识到High Line存在于此的价值何在,也能体会到为何大周末如此多的游客会扎堆于此。买了三张明信片,往甘城寄了一张,用一门全新的语言写了不明所以的三行。情书?nonono,三行问候。晚上认识了阿Jo的好损友腐乳安卡,在阿Jo的要求下我带上小师妹去了四人的sushi house。很快我们都吃完了,阿Jo吃得实在太多了。在安卡的带领下,还是这一行四人,穿越了各路drug dealer,走向西村,在一个叫Why not的jazz bar里小憩了一下,喝了点儿带酒精的。

这是一只很随性的jazz小团体,我依然喜欢rhodes骚骚的和声,铺在曲子的后面,成为最扎实的line,与bass line相映成趣。小提琴shou奇怪的安卡拿出作业在我面前奋笔疾书,我当时就像拿起来撕个粉碎,然后跟丫干一杯,顺便呛一句:姑娘,看你这么酷,要不咱swing一个呗?多好的音乐,不听,浪费了不是?

阿焦带我去了东村儿,一个我流连忘返的地方。这里算是纽约的J-Town,满是日式的餐厅。一家叫做Kenka,即“大众居酒屋”的地儿尤其有趣。店里的气氛就像八九十年代的日本,客人点着烤串儿喝着烧酒,大声地交谈。背景音乐是old school的日本曲子,听着喝着,没多久身子就会热起来,情绪也跟着来了。吃完之后可以再外边儿卷棉花糖。其实没那么容易,我卷了个长的,这都什么玩意儿?!还是阿焦卷得好,很大一坨,就像从前公园老爷爷卷得那么到位。对,到位。那天为了庆祝阿焦和小胡双双拿到H1B,我们在Kenka狠狠逍遥了一顿,回家的路上摸着大肚子,非常满足。

对了,忘了提,我的俩室友,也就是房屋的主人,养了一只肥猫。这是一只美国短毛猫,叫胖球儿。
太肥了。

第一周,还不错。

 

 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